文章

详细内容

投稿

4年后年销400万台,这张大饼,长城汽车能吃下吗?

要闻 2021-06-30 21:39

“计划2025年前推出50余款新能源车型,冲击年销400万、新能源汽车占比80%、营业收入6000亿元目标。”6月28日,在保定长城技术中心举办的长城汽车2025战略发布会暨第8届科技节开幕式上,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放下的上述豪言壮语,顿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 

虽然上述目标有一些既有的计划支撑,不让它看上去完全的空中楼阁。比如说未来5年累计研发投入1000亿元,预计到2023年研发人员将达3万人,软件开发人才将达到1万人等。但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,长城的“宏伟目标”仍有些不切实际,让人仿佛回到了20世纪60年代的“浮夸风”时代……

那么,长城的400万辆销量目标到底是不是空中楼阁?接下来,咱们就围绕当下以及未来的车市状况,做一个深入分析,相信一番抽丝剥茧之后,大家心里会有一个清晰的答案。

 

完成400万辆销量目标,比登天还难

整个2020年,长城汽车的销量为111.16万辆,同比增长率为4.84%。其中,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为57421辆,在整个大盘中的占比为5.27%。

而放眼整个车市,2020年销量最高的车企一汽-大众,也不过卖了211万辆,第二名上汽大众为157万辆,两家巨无霸合资车企当年的市场占有率为19%。

 

也就是说,如果长城要实现魏建军提出的2025年400万辆销量目标,意味着这家自主车企的销量相当于南北大众的总和,还要再加上一个比亚迪。参考中国车市近些年已经接近2500万辆左右的饱和体量、同比下滑1.9%的趋势来看,长城想在日渐下滑的存量市场完成这个目标,除非大规模抢走南北大众、上汽通用、东风日产、吉利汽车等车企的市场份额。但目前仍是“一条腿走路”显然没有这个能耐!

 

或许就像长城说的那样,自身燃油车百万辆接近饱和也没关系,会从新能源汽车领域抢蛋糕。而且,从长城新能源板块目前不到6万辆的年销量,增至320万辆,增幅要达到55倍。事实上,这个任务的难度系数要更大一些。要知道,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也不过120.6万辆,同比下滑了4个百分点,就这还是在多年政策的推动下达成的大盘体量。

 

按照我们国家去年出台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来看,到2025年,新能源汽车销量将占全国汽车总销量的20%。按照2500万辆的整体销量来计算,届时新能源汽车大盘数量为500万辆。

就长城的320万辆计划来看,其2025年一家就要达成现在新能源整体销量的64%。也就是说,其它新能源车企,诸如特斯拉、蔚来、理想、小鹏和其他合资、自主车企等所有的加起来才能分走36%的蛋糕,你觉得其他车企都会把江山拱手相让给长城汽车?

吉利和红旗吃过的亏,魏建军看不到?

其实,同为自主一线品牌的吉利汽车,已经吃过这方面的亏。以吉利2015年高调发布的“蓝色吉利行动”新能源发展战略为例,当时李书福提到了到2020年,销量达到200万辆,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吉利整体销量90%以上。

 

去年吉利的销量大家也都看到了,“全球”总共卖了1320217辆,稳居中国品牌销量第一。然而,其中新能源销量也仅有68142辆,占比仅为5%,距离自己定的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。

让人欣慰的是,李书福说过的话没有食言,“蓝色吉利行动”依然在进行中,只是基于整个行业环境的变化和用户需求的变化做出了调整,拆分成了两个行动,一个是打造智能的、节能的、混动的新能源汽车,另一个则是打造智能、纯电动的新能源汽车。与此同时,吉利这几年基本上没有在公共场合大谈销量目标,或许是其意识到了“浮夸风”的负面效应。

除了吉利之外,一汽红旗眼下的处境,也值得魏建军深思。

2018年1月8日,在红旗品牌战略发布会,徐留平提出了红旗要在2025年达到30万辆,2035年达到50万辆的宏伟目标。在发布会结束后深夜,徐留平更是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微信,内容是“不成功便成仁”。

 

或许是红旗2019年的表现超神,提前在当年达成10万辆销售目标,给了徐留平信心。在2020年1月8日,当初制定的销量目标“重磅加码”,宣称:2022年实现年销40万辆,2030年实现年销百万辆。这一豪言壮语随即刷爆朋友圈,虽然观点褒贬不一,但不看好的舆论似乎占了多数。

果不其然,后续红旗的销量开始遇到了麻烦。直观来看,2021年前5个月,红旗的累计销量为11.8万辆,仅占全年40万辆销售目标的29.5%。也就是说,在剩下的7个月时间里,红旗想要完成目标,必须月销超4万辆。事实上,就当下的发展趋势来看,这个任务已经不可能完成。试想一下,40万辆的目标都完不成,更不用谈百万年销量了。

 

值得深思的是,红旗5个月11.8万辆的累计销量,其实是“揠苗助长”,建立在大客户采购、经销商库存等措施基础上。

来看2019年保监会交强险上牌数据,红旗5款在售车型的单位非营业占比都非常高。以红旗H7为例,数字高达67.07%,到了2020年上半年,这个数据更是飙到83.44%。而据一些财经媒体报道,红旗经常发动和一汽集团有关联的供应商企业购买,折扣远低于市场价。再加上红旗成立的出行平台旗妙出行,也消化了一大批销量。如此来看,真正个人消费者购买的的确不多,就像大家吐槽的那样,红旗销量看上去很好,但马路上跑得并不多。

 

还有中汽中心终端零售数据,也反映了红旗销量背后的“猫腻”。5月份,红旗终端销售成绩为19115辆,而和红旗官方发布的批发数据2.61万辆之间存在7000余辆的差距。由此来看,经销商压了相当大的库存。

或许在魏建军身上,那种敢拼的精神在指引着这家车企。就像他2016年发布WEY品牌时立下的豪言壮语。“把自己的姓氏都赌上,WEY品牌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”,很多人看了热血沸腾。但纵观WEY品牌2020年的整体销量,区区78500辆,按照品牌2016年发布后的销量趋势来看,是一年不如一年。而最近的2021年5月份,WEY品牌的销量更是只有3011辆,即便是5月下旬上市的拳头车型摩卡,表现依然低迷。可以说,正与当初设立的目标渐行渐远。

需要提醒的是,对于企业的发展而言,“浮夸风”有百害而无一利。让我们回忆一下发生在1958-1860年的浮夸风时代,表象无非是吹牛夸大注水,结果是“村骗乡乡骗县、一级一级往上骗”,最终不过是自欺欺人、祸国殃民。诚然,长城汽车这两年发展确实值得傲娇,但放之中国以及全球汽车市场来看,充其量也不过是“小学生”,基础还没夯实就要做中国第一?这不是浮夸风又是什么?

【结语】总而言之,无论是当下车市的整体大环境,还是未来车市存在的诸多变数,都让长城的400万辆销量目标如同夸夸其谈。当然,未来长城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一目标,当下都还是预判,还是要交给时间来做最终的裁判。但不得不说,当公众心中一贯扎实谦虚的长城开始走“浮夸风”,画风的切换让人措手不及,鉴于长城在自主品牌中的位置,业界还是期待其应该“守正出奇”,只有这样才能“行稳致远”,你认为呢,我尊敬的魏董?

赞(0)

参与评论
返回
顶部